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文学论坛
| 文学的前沿高地
         文朋诗友的精神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0

[原创] 《亲爱的您》24

[复制链接]

40

主题

40

帖子

2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7
发表于 2022-11-24 1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吴下阿萌 于 2022-11-24 13:55 编辑

每月的月头上,是城西老宅那片的居民们集中缴纳电费的日子。根据街道居委会的组织和规定,外婆家和左右两家隔壁的邻居,再加上左右隔壁邻居的邻居统共七家住户,被编成了一个缴费小组。不设组长,每家按照轮流负责的惯例,每月向小组各家居民收取上个月电费以后,到居委会去交给主管财务的副主任老鲁,再由他统一交到县里的供电部门。

新年的第一个月,正好该轮到外婆家来负责向大家收取电费了。

元旦节的这天早上,左隔壁的邻居张大妈到家里来,一进门就高声大气地朝着屋里招呼一声“新年好”,对着文磊问上一句“你今天放假?”然后也不等他回答,从他身边绕过,把那个专门记录电费收取情况的红色胶皮封套的本子交到了迎出来的外婆手上。

文磊认识这个本子,他清楚地记得在这本子的扉页上,有两个用纯蓝墨水写成的“电费”的钢笔字,张牙舞爪东倒西歪的,远不如自己写得漂亮,就出自于张大妈那个据说是在外地当着大官的大儿子之手。半年不见,可以看出这个在七户人家手里又周游了一圈的本子脏兮兮的,明显的破旧了不少。

张大妈一般不会到家里来,这次也不像以往那样交出了本子后转身就走。她拉一把外婆,自顾就先在堂屋里的一根条凳上坐下了。

“邓婆婆啊,”张大妈依照妻随夫姓的传统招呼着外婆,“这个月该你家收电费,有个事情我本来不愿意多嘴的,可想了半天,还是要跟你说一下的好。”

“他张大姐,到底啥事情?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有啥话你就直接说啊。”外婆说着,挨着她也在条凳上坐下了。

“你先把上个月的电费记录翻出来再说。”张大妈伸手朝外婆捏在手中的红本子一指。外婆有些尴尬,她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本子翻开了。因为不太识字,她其实也不太能够看明白上头或整整齐齐或乱七八糟地都写了些什么。

“哎呀,我咋忘了,邓婆婆你是不认字的啊!”张大妈的声音大得刺耳,文磊这时赶紧走过来,把本子从外婆的手里接了过去,“对啊,以前你家收电费都是文磊在登记的。文磊,你翻……翻到最后我记的那页……对了,就是这里!”

文磊顺着张大妈白白胖胖的食指看去,在她指着的那页纸上,纯蓝墨水的字迹记录着去年十一月份七家住户的缴费情况,包括住户姓名、电表读数、实际月度用电量、应缴金额等基本内容。张大妈的字迹虽然也很难看,倒是要比她那个当大官的儿子写得齐整很多。

“张阿姨你记得很好啊,比我记的都要详细,”文磊看不出有什么毛病,“你叫我看啥?”

“你看看这家人。”张大妈伸直了脖子,把食指更加精确地指向纯蓝墨水版块中的一行。

文磊一看到“佘家庆”这个名字,脑子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个邋里邋遢的瘦高个女人,还有一个每天都在城西片区大街小巷到处乱跑的傻子——中年男人就是佘家庆,瘦高个的女人是他老婆,不知道她的姓名,只听大家都叫她“乒乓狗儿”,也搞不懂她怎么会有这么个奇怪的绰号。至于那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傻子好像叫佘军还是佘永军,是他俩唯一的儿子。这一家三口全都没有工作,吃着低保,住在七户人家里最左边那头的一个小巷口,是缴费小组里家庭条件最差的一户人家。说来也是邻居,可姓佘的这家人和其它住户都几乎没有什么来往,除了那个成天嘴里都在碎碎念着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的佘军,佘家庆两口子都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来的闷罐。文磊平时经常会看到乒乓狗儿到附近的菜市场里去捡回些不要钱的白菜帮子莴笋叶,别人捡这些东西回来是为了喂鸡,而她捡回来是用来下饭。文磊瞧这家人日子过得穷苦,心里的同情是有的,但更多的还是鄙视,所以几乎从来就没有搭理过他们——再仔细地看看佘家的缴费记录,可还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文磊只好用疑问的眼神向张大妈讨教。

“哎呀,你这娃娃,亏你的学习成绩还那么好,咋连这都看不出来,”张大妈急了,但是却压低了声音说,“你看看他们十一月份用了几度电?”

“我看了,十一个字,就是十一度电啊,”因为遭到了无端的数落,文磊心里不大舒服,“你自己记得清清楚楚的咋还要来问我?”

“那你再看看他们十月份用了多少。”

“九个字……这又有啥呢,佘家的用电量向来都只有几个字啊,十一个字都算用得多的了……你到底啥意思?”文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眼见张大妈把嘴巴一撇,满脸露出鄙夷的表情来,转头只盯着外婆看,好像不愿意再和自己这个睁眼瞎白费唾沫了似的,文磊更是不由得很有些恼怒起来。

“好了磊磊,你不要多问了,”外婆已经大概猜到了张大妈的意思,“张大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佘家十一月份应该还不止用了那么多电?”

“肯定不止啊!居委会照顾他们家,准许他们在家门口占道做点小生意,他佘家庆从十月底开始就在巷口搭了个牛毛毡棚子开了个干杂铺,这个事情大家都晓得的啊。他那铺子里头挂了个百多瓦的大灯泡,随时都是打开的,还有,他还在铺子里头放了个电视机,也是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基本上就没有关过,这个情况大家也都是看到的啊,”张大妈把嘴巴凑近外婆的耳朵,换上了低沉的地下党秘密接头的语气,“他那个牛毛毡棚子用的电是从哪里来的?他是从自家屋里拉了根线到那棚子里去的!哼,我家每个月用的电不敢说比他少,最起码也跟他差不多,可哪个月是下了三十个字的?邓婆婆你想,你好好地想,他家咋可能还是像以往那样一个月只用几度电呢?”

“你的意思是,佘家……在偷电?这个……恐怕不会吧?”外婆小心翼翼地问。她知道缴费小组的住户里如果有哪家偷电是个什么概念——这七家人之所以会被编入一个缴费小组,除了有集中居住在一起的原因,还因为七家人各自家中安装的电表只是分表,大家还共用一个总表。这只总表被装在一个小铁皮箱子里,箱子平时都上着锁,钥匙由供电部门的专人掌管,供电部门收取电费是只认总表上的读数,一旦有人偷电,被盗电量的电费就要自动平均分摊到七家住户的头上,简单点来说就是一家偷电,全员买单。居民用电每度不过一毛二分钱,让大家在经济上遭受一点小小的损失倒在其次,关键是做这种事情的人实在过于缺德——在德行还远比金钱重要的年代,说偷电是一种自绝于邻居甚至人民的行为并不为过。

“有没有在偷电,这个不用我来说,电表的读数是明摆在那里的,反正在我们这个小组里头,还从来就没有哪家人干过这么不要脸的事!”张大妈一把揽住了外婆的胳膊,“佘家那个干杂铺开的时间不长,我只是发现了他家的电表读数真的不正常,也不敢就肯定地说他们是在偷电。不过邓婆婆,还有李文磊,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你们,就是想提醒你家这个月收费的时候要特别留意观察,看他佘家十二月的电表读数是不是还是只走那么少的字,如果真是这样——哼!那他就不要怪我们是在冤枉他,必须要给我们六家人一个说法,我们也要马上一起去向鲁主任报告,一定要让居委会查明真相,拿出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哼,国家的政策好,如今是人越穷就越光荣,他佘家庆现在自己做起了生意当起了老板,还要让我们这些穷鬼邻居帮他肥上添膘,我呸!天底下怕都找不到这么好的事情哟!邓婆婆,你说呢?”

外婆很谨慎,她迟疑着不敢马上就接腔说话,没想到站在一边的文磊已经抢过话头作出了表态:“这个没有问题!张阿姨你放心,我这次去抄表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检查一下他家的电表,他不是接了根线到铺子里去么,我还要好好检查一下他的电路连接情况。居委会不止一次地打过招呼的,像我们这种老房子尤其不准私拉乱接,出了问题可了不得!佘家上个月到底用了几度电,我保证会查个清清楚楚的!”

“好!不愧是学生干部尖子生,都说在我们这条街上的学生娃娃里头就你李文磊读书最厉害,确实就是不一样!”放开了外婆的胳膊站起身来,张大妈双手都竖起了大拇指,几乎都要比划到文磊的脸上,“邓婆婆,看你这孙儿多有出息,将来肯定当大官,你老人家的福气当真是好!咦?咋都没看到我云芳妹妹呢……好了,没其他啥事我就先回去了。”

外婆还是没有说话,她闷闷不乐地和踌躇满志的文磊一起,把张大妈送出了家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 京ICP备2021037395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3607号

主办:文朋诗友(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bjwpsy@163.com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