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文学论坛
| 文学的前沿高地
         文朋诗友的精神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泠泠儿

好消息:《个人专栏》欢迎文友踊跃申请!

[复制链接]

9

主题

28

帖子

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6
发表于 2022-7-4 12: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蜀道人生 于 2022-7-4 12:23 编辑

专栏名称:蜀道诗歌    作品拟月发一次。先从六月发起,慢慢发以前的。
2022年1月诗歌淘选(散文诗10首)


时光伴我俱成新
                              
飕飕如风——乌青的偏头小辫,瞬间被冬雪覆盖、替换
青绿嫩黄的树身、树冠,被鸟虫啃噬,浑身布满大洞、小眼……

不经意间,那棵开满粉嘟嘟华朵的桃树
光滑、嫩闪……演绎成一株老树桩桩
皱褶横陈,皮开肉绽……

七十九年走过的路,到底历经多少险峻、曲折、深渊……
无以厘清、计算

成了此身,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将七十九圈年轮
画得又瘪、又曲、又弯、又圆……
2022年1月8日


偶然

太多的“偶然”,找不到可解的答案!
好多好多难解的结,都被无解的“偶然”化于瞬间:
庚子年的五月天,正为《秋天里的春天》故人“简介”,急得满头热汗
失联十三年的老友,从遥远的南国突然来电!
声音亲切、熟悉、温暖——一份惊讶!一股暖流突泄心间,“简介”得以完善

还是那个《秋天里的春天》,编辑排版一切就绪,“序文”岂能或缺?急得一筹莫展
故人老友均入耄耋,手抖、脑痴、撰写困难……
颐养天年的宗亲,不忘故者所托——一声隔空问候,从温哥华越洋跨海——温暖耳畔
文档越太空,渡重洋,抵达遥远的彼岸。
熬更受夜,手稿经高科技转化识别,语音转换,隔空斧正,一一指点。
一篇难能可贵的“序文”,让春天在秋天里绽放得馨香灿烂。

奇特又奇特的“偶然”,突然又一次出现在庚子年的九月八日夜晚,
成书送达不到一刻,突然接到电话——故者外甥女出差蓉城,即将来家探看,
喜见外公、姨婆生死恋之结晶——《秋天里的春天》——珠泪潸然。
顿时,通过网络、视频,与闽山的亲友相会、相见……
闽山、蜀水共同缅怀,相融在《秋天里的春天》。
这么多的“偶然”,天缘巧合,冥冥中可有神灵,谁能为我解开谜团……
2022年1月12日


归程

回望——起点模糊不清。故乡,已成为一段忘不掉的回忆。
多灾多难的乡村故居,终未逃脱“城镇化”与“拆迁”的命运……

每每“回家”,看看那个面目全非、无法居住、破败不堪的“家”
被一把大锁、垛垛围墙生生围困……
隙中窥见:洞开的门窗,已被蜘蛛、蚂蚁占霸领……

唯有父亲生前种下两棵高大、挺拔的枇杷、石榴,高过屋顶,翻越围墙,
用不断苍老、皲裂的身躯,护佑着那幢瓦漏桷子稀的儿时故居。
轮换着用青枝绿叶,朵朵鲜花、累累果实,为破败点缀一抹生机,
缅怀早已故去,种植的主人;期盼流浪他乡的游子归来?
让庭院再次响起朗朗读书、嬉戏、打闹的哈哈声……
2022年1月18日


穿过不属于自己的黎明

一个梦,占领我熟睡的自然醒。
我真的不想醒来,梦里的您还是那样逗人喜爱。
我不但梦见了您,还梦见了莲嫂和您那些可爱的小孩子。
不是在“福德楼”,而是在一个另外的所在——兴许是您眷恋的老屋吧?
寻不见一个熟悉的符号——茶山一片叶,柿山一根草,林间一杆竹……
唯有您的眼神,依然放射着迷人的光彩!
2022年1月20日星期四


绿色悬崖

刀劈斧砍的壁立千仞,包括那寸草不生、人迹罕至的蜿蜒。
那是流放十年,离别近四十年始得一见——我的第二故乡古蔺,一段险要记忆。
描画于我初学的草宣,我偏偏要为它配上层层梯田、鹿角枝、松针、藤蔓和苔藓……
虽然我在第二故乡十年,却属第一次得见,我哪能不在我的回忆中,留下点点,微小的墨斑!
2022年1月20日


返乡

早就想了,想过几十年,愿望越来越急迫,实现,却越来越遥远。
不是距离,而是变迁。
原来的故乡,早已不见踪影,让我寻她不见。
茅屋,田畴,竹林,坟山……包括儿时的哈哈,都被一颗颗水泥钉霸占。
荻花不再开在田埂上、水沟边,而是植种在公园、绿道……田园的原风景,成了城市景观;
金桂、银桂,不再开在农家庭院;蔷薇花,不再爬竹篱,围土墙,香梦幻。
却被种在万亩良田,把昔日的水稻、小麦、玉米、高粱、红薯……撵得踪影不见!
先祖坟茔活生生夷为平地,放在石匣子,购买新“陵园”,与“百家姓”相依为伴!
返乡的梦,生生被无垠的时空阻隔,成心中的隐痛,无以实现的梦幻!
2022年1月21日


明日又逢春


大寒,不得不裹紧一身萼片,无论再寒,再冷,暂且忍。
熬过大年,暖阳,终会点燃爆竹。春,便将统领天下!
那时,便可将深藏的利剑,拔出鞘来:
刺破萼片,抖擞花瓣,伸出花萼,舒展裙裾……
打开喉嗓,让悠扬的春之圆舞曲!接力,再接力……
唱得冰凌开裂,枯草拱出头颅,春花烂漫,梅、兰、桃、李次第登场
寒冬逃遁,春回大地,百花盛开,蜂蝶翩跹……
2022年1月24日

今宵酒醒何处

一盅梅子酒,略解心中浅忧。
几多年了,为何赶不走那些啃噬的愁虫?
老树的寄生,越发繁茂,成了陪伴与依从?
您繁她茂?您枯她瘦?守候山梁,潺湲涧流?

今宵微醺,旧年往事,屏显,频频闪过脑海、心幕悠悠……
酒窝荡涟漪,心海腾洪流:滚滚波涛,拍打着那垛泥墙?何日倾倒,开启掩窗、门洞?
2022年1月29日


此心安处

是哪朵蘑菇云,掉落深山,逢南方温润,昌盛繁衍?
是那枚皓月,不肯离开,日夜轮回,照耀幢幢圆楼,层层叠叠
经风冒雪,台风刮,海啸打,依然挺拔,屹立千年!
经纬,挡不住缕缕,如春风般温柔的情怀,绵长思念,萦绕脑际……
顶礼膜拜的伟岸,永存于心,成为安度余生的一棵菩提树!
2022年1月29日


张生的故事

格窗里那朵羞花,脸儿绯红,心中千锤,擂得怦响咚咚……
月亮怎生躲于云层?不肯照亮,通往后花园的拱门、石径、小桥、树丛?
张生一定等得心儿急了!如此寒冷?可否冻得瑟瑟发抖?如此时心情,颤颤悠悠?
夜行怎敢掌灯?怎敢惊动,偷听的树木、花草……假寐的毒虫?
红娘啊红娘,快来搀扶,乘月黑风高,探一探那条长满荆棘的自由之路。
放飞心中,啃噬禁锢春花的蛀虫,打开后花园那扇固若金汤的门闩,生满铜锈的锁
做一枚纸鸢,天空翱翔,哪怕坠落树丫、荒丘,不枉世间四季春秋……
2022年1月2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665

帖子

3679

积分

核心管理员

中国文学论坛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9

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

 楼主| 发表于 2022-7-4 13: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22-7-4 12:20
专栏名称:蜀道诗歌    作品拟月发一次。先从六月发起,慢慢发以前的。
2022年1月诗歌淘选(散文诗10首)

专栏名称:蜀道专栏。  审核通过。

链接如下:


http://www.wpsy66.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665

帖子

3679

积分

核心管理员

中国文学论坛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9

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

 楼主| 发表于 2022-7-6 08: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22-7-4 12:20
专栏名称:蜀道诗歌    作品拟月发一次。先从六月发起,慢慢发以前的。
2022年1月诗歌淘选(散文诗10首)

专栏开了,要有帖子。空着专栏,一帖不发,暂予取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0

主题

145

帖子

935

积分

版主

专栏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5

栏目版主

发表于 2022-7-15 15: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7-15 15:15 编辑

申请:

笑君专栏

一瞥十年尽沧桑(散文)


当一个人,一张面孔,却展现出两副不同的模样时,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前天,我去公安局户政中心拿到了换发的身份证。新证拿到手,无意识地与旧证放在一起,说不上比较,只是想看一下有什么不同。
真的应了一句老话说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的天啦,这还是我么!不是我,还能是谁呢?可是,眼前的两张身份证,其形象分明就是两个人嘛!一张俊雅、清秀、刚毅,脸庞周正,鼻挺眼阔,正是青春勃发的好时光。一张木讷、迟钝、两鬓花白,眉头紧锁,一副烦躁憔悴的神色。
细一看,这两张身份证的登记时间,不过就是跨越了十多年的时空距离。前一张,是更换“二代证”时的产物。那一年,我应该是五十岁吧。按照人生的履迹,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命,六十耳顺,七十古稀,八十杖朝,九十耄耋,百岁……这是一个队列,也是一种检阅,更是一次次攀登跨越的考验与希望!
知命之年,应是人生的成熟期。即便,精力不比三四十岁,却非常地善于使用与发挥自身那积蓄已久的能量,让生活与事业获得更加的精彩与辉煌。
人生到了耳顺,也就不喜欢闹腾了,似乎是在不经意之际,“一脚”踏进了“老年”的门槛。知命与耳顺之间,应该是横亘着一道分水岭的。要不然,满六十岁就得退休,彻底地离开熟悉了几十年的“政治”舞台。
这两张薄薄的身份证,便是我从知命向耳顺“蹭”了一个档次。所反映的, 正好是这“一脚”不由自主地“跳跃”。此时此刻,我都体验到了什么呢?无论是身体,也无论是心灵,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然而,现在来看这两张不同时段的身份证,给人直观上的感觉,则如同范伟小品里说的:“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一时间,我的手脚仿佛触了电似的,有些发抖。无缘无故地被震撼了,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在敲击着我的心灵。
不忍回顾。十多年的过往,我都经历了什么呢?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从政府机关踏足商海,一步一步地尝试着跌宕起伏的生活。一年,两年,五年……做过经纪人,开过公司,办过学校,还……没有挣到多少钱,倒认识了各色各样的人,牟取了前几十年都不曾有过的阅历与思考。
十多年的光阴,除了在商海里遨游,还喜欢在文字中寻觅。在春风秋雨的更迭中,醉心于华夏传统的古诗词,日日夜夜、反反复复,一字一句地撞击着心底里的感悟与梦想。不经意间,倒拾掇出了几千首诗词,出版了《翡翠诗抄》《独笑轩吟草》《壬辰集》《癸巳集》《闲处闲吟》《无趣集》六本集子。同时,将年轻时写的几十篇小说,整理结集,记录下了《曾经的岁月》。早早晚晚,坚持以千百字的篇幅写作散文,抒发对生活的憧憬与期待。于是,便有了第一部散文集《摁住记忆,便是美好》。第二部散文集《轻尘一旅》也已编辑得差不多了。也是在这个时段,创作了一部长篇小说《沧桑与梦生》,只是感觉不理想,怕污了人们的眼睛,暂时还没有让其完全问世。
十多年的岁月,我从“三口”之家,升格为“三代之人”,有了两个宝贝孙子了。大宝贝出生时,由于太过操劳,他奶奶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不便于伺候孙子。瞬间,我由“工作者”转变为家庭“妇男”了。整天,沉浸在“一日三餐”的琐碎之中,无穷无尽地忙碌着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紧接着,就是领着宝贝们玩耍嬉闹,成日里嘻嘻哈哈,完全是个不知疲倦的“孩子王”了。
十多年的风雨,我居然搬了两次家。第一次是从小城进入都市,寄希望于成为更加“高尚”的人。第二次是因为孙子上学,要选学区房。一两年里,在卖房、买房中好一番的折腾,总算完成了孙子们上学的需求。不由分说,我又搬了一次家。我的太太哟,洁癖太沉,就连搬家这样的差事都不同意找搬家公司,所有的活儿都得由我们自己来做,杂七杂八的衣物细软等就靠一双手,一部自行车,一天一天的……我都说不清跑多少趟了。
十多年的……
几千个日出月落,无须说长论短。既充满着希望,又时常被一些看不见听不着的“谜”困扰着。一切的一切,依旧平淡无奇,不过就是岁月的蹉跎而已。
回头一瞥,仿佛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更有道不尽的喜乐忧愁。一句话:沧桑无由哟!


2022年4月22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在实践中寻觅(散文)


实践什么?又寻觅什么呢?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书法是一门艺术。简单一点地说,书法就是汉字书写的方式与规则。其内容,包括了执笔、运笔、点画、结构、布局等多种要素。当然,这些都是理论上的概念,真的能做到运笔自如,挥洒出经典的作品,难于上青天呢!因此,对书法有探索与追求,便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者,被冠以书法家的称号。
我欣赏写得漂亮的文字,却不懂得书法。没有实践,也就不知道怎么寻觅。然而,我与书法有缘。
读小学时,我的语文老师是“老私塾”,文化功底深厚,书法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因此,从三年级开始,每天下午课间的空隙时间,老师便安排了一节写字课。那时,也没有书法的概念,就叫“写大字”。老师给我们发了“田字格”的练习本,指定了要练习的字。每次,写十五到二十个字,差不多一页纸。老师还会认真地批阅,某一笔,某一处认为写得不错的,就用红笔圈上一个圈,以示鼓励。这样的“书法”练习,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只是可惜,上中学时,倒把“写大字”给免了。
可能是我的努力不够吧,练习了几年,“大字”依旧写得歪歪扭扭,没体,没样,起码的“路数”都没有摸着。终究,与书法家失之交臂。唯一的收获,就是每年我家的春联,甚至左右邻居家的春联都是由我来写的。
1976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周总理、朱老总、毛主席先后离世,痛煞中国,震撼世界。这一年,我已告别了学校,在故乡的人民公社机关“打工”。9月份,全国各地都采取不同的形式悼念毛主席。我们公社拟搞一个广场悼念仪式,请了一位下放学生K,来布置和写各种标语,以及一些可以张贴上墙的文字。我是公社安排给他的助手,参与他的工作。K是县第一中学的高中毕业生,二十来岁的青年,却不修边幅,头发长得像个姑娘,倒显得很老成。他会画画,也会写字,尤其擅长写大字。
因为是悼念活动,标语、文章都是写在白纸上的。那时,基层机关买不起宣纸,使用的是几分钱一张的白光纸。K的书法飘逸、洒脱、豪放,每幅作品都能一气呵成,如同行云流水,意韵悠扬。
最令我惊讶的,是要写几幅整张纸拼合起来的大标语。一个街上,所有的单位找遍了,都找不着一支能够写特大字的毛笔。K在会议室那两间屋子里转悠了几圈,目光被门角落里的一把小扫帚给吸引了。他走过去,伸手将扫帚拿起来,翻过来瞅瞅,翻过去看看,摘掉两根突出来的苗子,挥了几下,脸上露出了笑容。然后,用一只洗脸盆装起半盆子的墨汁,将白光纸铺在地上,示意我压住纸的边角。
他呢?将扫帚饱蘸浓墨,双腿半蹲着,一手揪住上衣,不让其沾上纸面。一手挥着扫帚,上下翻腾,呼呼啦啦地,一个字写出来了。那字,可谓龙飞凤舞,狂傲不羁,却又有法有度,笔笔在理,其熟练、其浑厚、其……
我看傻了,门外看热闹的人也都看傻了。
由此,倒让我发生了兴趣。经常学着他的方法,自以为是地玩起“书法”来了。只不过,我用的是毛笔,而非扫帚,也没有写一张纸那么大的字。
真的应了乡村俚语说的:没学会爬,就学走。爬不会,走就更不会了。无论我怎么写,都无法达到K的水平。搞笑的是,居然不知天高地厚,还写了“作品”送人呢。
送给我太太的(那时还是女朋友)是李白的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好像也是写在一张白光纸上的。
后来,成为她的“笑柄”了,经常说:“就那样的,也叫书法!”
如今,太太就读于老年大学,重点学习的就是书法,这才让我对书法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她们的第一任书法老师,是一位很有成就的书法家,拥有丰富的书法教育与指导的经验。他上课有自己的特色,注重书法的历史渊源与时空过往的点点滴滴。先讲书法的基本常识,再讲书法的形成与发展的轨迹,还讲书法的分类、流派,以及一些典故与名人趣事。然后,才有的放矢的,引导学员们尝试书法的真谛。让学员们在实践中寻觅,在寻觅中感悟,在感悟中……
他要求,初学书法以楷书起步。然后,再逐步地学习行书、隶书、草书等。而且,还重点提示,无论学哪一种书体,临名家的帖是最根本的一步。比如:柳公权、颜真卿、褚遂良、赵孟頫、王羲之等,是公认的楷模与典范。
临帖,既是方法,也是技术。临帖必须一丝不苟,不能马虎,不能作秀。一年、两年、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坚持不懈,才会有很好的收获。
临帖的目的,是为了掌握书法的基本功。当每个汉字的某一种书体能够熟练地运笔时,思想上所获得的感悟必会与之相互融通。也就是说,书法的境界既在手上,也在头脑中。境界有了提升,写出来的字,才能逐渐地显示出自己独到的风格与特色。
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辛的过程,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也是书法者成长与成功的必由之路。
老师的每一节课,都是紧张而有序的。先是看学员的作业,还是逐人地看,逐幅作品的点评。有优点,予以认可。有不足,或是缺点,立即指正。接下来,才开始讲授新的内容,传播一些新的思考。最后,给学员们留下必须做的作业。
几节课下来,老师能认得出来每一位学员写的字,简直神了!学员们无不对老师钦佩得五体投地。
有一回,我跟这位老师开了玩笑。我对太太说,这一期的作业我来替你写。嘿嘿,在课堂上,当太太拿出我的“作业”时,老师只是打眼一扫,便说道:“嗬嗬,是你冒充别人呢,还是别人冒充你哟。”一下子,弄得太太面红耳赤,只能无言地撤回了我的“作业”。不能不赞叹,老师眼光如炬。
老年大学,学员们自然都是老头老太太们。但是,他们却从来也不认为自己是老头老太太,不仅执着,还很较真,不折不扣地执行老师所有的要求与规定。
每天,太太都会挤时间练习。先是在毛纸上单个字的练习,然后再用宣纸按老师的要求练习作品。说实在的,每个家庭,每时每刻,都有说不尽的琐琐碎碎,不可能彻底地静下心来。因此,要坚持不辍,天天坐下来练习,真的不容易做到。好在,太太坚持下来了。三四年年,不分春夏秋冬,也无论忙与不忙,都在脚踏实地在练习着。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太太的书法,几乎是从“文盲”起步的,却真的写出了一手好字,创作出了不一般的作品,值得称赞!
现在的她,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依旧是临帖写字。我看着,看着,就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我说:“你天天临帖,写出的字倒是很像古人的。可是,什么时候才是你的字呢?难道要永远地临帖吗?”
我这样想,是基于我的一个认知。网上有消息说,当今的书法界,对中国书法有两种思考:一是书法要传承中华文明,就必须老老实实地遵从古人。也就是说,只有临帖,按古人的路子走下去,才是正道。二是书法要开拓创新,要在古人的基础上,挥洒出一片属于新时代的天地。
这两种说法,看起来都对。问题是……
三十多年前,我的一位老同事D先生,曾被打成右派,平反恢复工作后,妻儿都不在身边。D先生一个人生活,工作之余,几乎无事可做。据说,他从年轻的时候起,就喜爱书法。这个时候,也只有将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书法上了。不过,对他来说,也没有把书法看成是艺术上的一种追求。他练习书法,充其量就是打发时间。当然,长期地练,不间断地练,也就有了一定的收获。本单位的人,外单位的人,以及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他的人,都说他的字写得好。逢年过节,有人找他写对联。还有一些单位或个人,找他写个标语,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我主办了一份刊物,刊名也是请他题写的。于是,他在本地区,也算是个“知名”的书法家了。
出于对他的欣赏吧,有人说:“你应该申请加入书法协会。”他本来没有想到要加入这些组织的,经人这么一说,倒也撩起了一些兴趣。这不,他找到了某一级的书法协会。一位负责人很热情地接待了他,还给了他一张入会的申请表,便说:“填好表,连同几幅作品,一同报来,待审查后再说吧。”
他按此照办。可是,申请表和作品报上去几个月了,都没有回音。他也没去问,就当没这么一回事。直至第二年了,他才想起这档子事,跑去问那位负责人。那位呀,先是笑,不讲话。看他有些着急了,才慢腾腾地说道:“你的作品,评审委员会看了,没有通过。”
他有些惊讶了,问道:“为什么呢?”
对方又说道:“表面看,你的字写得不错,很漂亮,很流畅,也很潇洒。但是,功夫还差些,没有古人的底子呢。就是说,你的字只是你自己的体。另外,你的作品没有在任何报刊上发表过,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展览,更没有获得过任何一个奖项。因此,不能认同你的作品,暂时还不能吸收你入会。”
D先生被他说得目瞪口呆,犹如晴天霹雳,一时手足无措,都无地自容了。
即便,这是往日的故事,倒说明了一个问题。主流社会对书法的认知,是传统与相关部门的认可。虽然,D先生小有成就,在百姓中有极好的声誉,却也只能算是“草根”阶层的写字匠。D先生热爱书法,执着地追求着书法的美好与憧憬,却无法成为被认可的书法家。
书法界人才辈出,大家林立,硕果累累,自不必说。嘿,在众多的书体流派中,忽然冒出了“丑书”一族。这“丑书”之名,真不是瞎说的。大部分的“丑书”,看不出文字的骨骼,分不清文字的脉络,体味不到文字的美感。除了墨汁,还是墨汁,全是胡涂乱画。哪里能找得到古人的底子?就连是不是汉字都说不清了。怪吧,居然有人说好,还有人收藏。难道说,这就是书法的发展方向?
细一琢磨,有些想不通。“丑书”可以各具特色,自成一家。那么,D先生怎么就登不了大雅之堂呢?答案只有一个,“丑书”者是名人,D是百姓。不同的身份,成就不同的名誉,享受不一样的待遇。
近一段时间,应老年大学的要求,太太要创作几幅作品,拟参加某一个展览。
书法创作,其实质还是写字,只不过要遵循一定的规律,要写得认真、规范些而已。尽管,每天练习,每日创作,写出来的作品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真的要从中选出满意的送去展览,总是感觉不理想。除了重写,再创作,别无他途。
每天,主要的时间与精力都投入在创作上了。甚至,能忘了吃饭、睡觉。她最喜爱写的是毛主席的诗词,一首《沁园春·雪》写了几十遍,还是意犹未尽,继续写着。每写一字两字、一行两行,都要揣摩半天,总在想着写成什么形状合适。一行内,每个字安放在什么位置,与上下左右之间的距离多少才美。一幅字写完了,落款用什么字体,写多少字,还有……真的恼人呢!
我是她的第一个读者。经常,有意无意地瞅上一两眼。偶尔,也会提个意见或建议。只要我一说,无论对与不对,她都要思考几分钟。导致她每写完一行,或是一幅作品,都要拽着我去看。看了,还必须要说上一句、两句。
我天天笑她:“没必要这样吧!”
她却说:“不这样,怎么能进步呢?”
是呀!怎么能进步呢?进步,靠的就是实践,靠的就是……只有认真地实践,才会有寻觅的基础。
书法是艺术,书法也是人生。在实践中寻觅艺术,在寻觅中感悟人生。艺术的人生,一定美好!

2022年4月13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忘年的朋友(散文)


我这人呢?情商太低,不善交际,也不会与人相处。活了半辈子了,似乎就是“鹤立鸡群”的那一类,没有多少朋友。
不承想,老了老了,倒有了一个忘年的朋友。知道这朋友是谁吗?就是我这宝贝大孙子。或许,没有人会相信,跟自己的孙子交朋友,无聊得没事干了吧。再说了,跟孙子交朋友,岂不是……
当然,还有个宝贝二孙子,只不过还小了点,够不上交朋友的“档次”。
起初,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领着孙子疯玩,也能成为朋友?
昨天下午,宝贝大孙子正在伏案做作业呢。突然,见到了我,似乎是千年一遇的那种急迫与欣喜冲上了脑门。抬手伸出两个指头,打出个V字。便叫道:“耶!”
我有些不忍了,对儿媳妇说道:“我们出去玩一会,回来再做吧。”
我们出门了。
跨过小区的门闸,还没来得及拐弯呢。好家伙,伸过一条胳膊来,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别看他只有九岁,才上小学三年级,个头却窜得很高,毛愣愣的头发直刺我的下巴。
他搂着我,我也勾着他。就这么着,我们这一老一少,摩肩搭背地向前走着。时不时地,他撞一下我的腰,我碰一下他的屁股,“左倾”右突,横冲直撞,好似一只大螃蟹。
走着,聊着。
“爷爷”。他问道:“知道魂师的最高级别吗?”
我只知道,这是他喜爱看的一部动画片里面的事情。至于什么“魂师”,什么级别,还真的一无所知。但是,我不直接说不知道。我说:“你说一说,我不就知道了!”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仿佛时刻都能找到跟我聊天的话题。说:“爷爷,你是作家,应该知道《斗罗大陆》吧!”
“知道。”我说:“是网络上一个叫唐家三少的人写的一部书。”
“唐家三少,我不知道。”他说:“这魂师就是《斗罗大陆》里面最厉害的人物,最高级别是99级,叫魂圣,也就是斗罗了。”他说得很认真,也很严肃,一种非常向往的神色在脸上洋溢着。
恰在这时,他又一次地撞击了我的腰,撞得我的身体几乎要倒向路边了。他笑道:“我就是魂圣斗罗哟!”
我也笑了。但是,我有些不理解,我问道:“这魂圣斗罗哪里厉害了,你这么喜欢?”
“当然喽!”他自豪地说道:“我们班上,有很多同学都喜欢看。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魂圣斗罗为什么是本事最大的。因为,他的武器是极光,还没有人能破解呢!”
我没有看过《斗罗大陆》这部玄幻小说,自然不知道他说得对,还是不对。看他眉飞色舞的神情,只觉着非常的好笑。同时,也可以看得出来,武侠、玄幻等小说改编的动画作品,对少年儿童的吸引力如同有魔法似的。
我反对孩子们玩游戏,也不同意看这些虚幻的动画片。可是,这些东西已然充斥于电视屏幕,以及各种网络平台。想不让孩子们接触,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我说道:“你这么喜欢看动画片,可不能影响学习哟。”
他笑了,说:“还好吧。”
“上课走不走神?”我问道。
一双眼睛坚定地看着我,似乎是说:“那是不可能的!”。
忽然,他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拳,还贴上了个东西。我伸手一摸,黏糊糊的。我叫道:“什么呀?”
他笑得弯下了腰,说:“爷爷,我给你贴个标,你就是魂圣斗罗,也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你知道吗?”
我抓在手上的,是一团橡皮泥。这泥哟,蓝蓝的,亮亮的,似有些油脂,倒蛮好看的。就是……
“我是魂圣斗罗?你的朋友?”我问道。
他点着头,笑道:“爷爷,我的魂圣斗罗朋友可多了。只不过,就你这么一个老朋友呢。”说着,又搂起我的腰来了。
顿时,我有些受宠若惊,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对话了。我这宝贝大孙子,跟我在一起厮混的时间较长,感情与别人自然是不同的。
才牙牙学舌时,便会叫爷爷了。每天,我抱着他在小区的院子里,穿径过巷,逗鸟玩花。有时,也用婴儿车推着他,在门前的翡翠湖公园里,数桥墩,看风景。上幼儿园了,我接我送,甚至还去当家长。星期天,则干脆就跟我回家,跟着我和奶奶混日子。上小学后,我们的居住地分别在古城的西南两个区域,相隔着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只能在星期六、星期天见上一面。
然而,时空有距离,情感却无法分割。早早晚晚地,我会打电话,跟宝贝们“见个面”,聊上一聊!即便,这样的见面是虚的,要靠语音或视频来完成,却也达到了无距离交流的效果。关键是,星期六、星期日两天,两个宝贝都不想在他们的那个小家里待着,要到爷爷奶奶家玩一玩。可是,两个宝贝都来了,却又没办法不争不闹不干仗。奶奶的心脏不好,受不了“惊天动地”的“快乐”。这不,两个宝贝就只能轮流来了。
我今天过来,就是专程接宝贝大孙子的。儿媳妇却说:“不行哟,最近的课程太紧了,好多作业都还没有做。这两天就让他在家吧,好好地做作业!”
我知道,大宝贝十二万分的不乐意,却也没办法,只能同意。但是,我还是要安慰一下大宝贝的。我说:“下个星期接你吧。我先把二宝带回家,你做作业就没人吵了,好不好?
大宝贝无奈地点了点头。
不多远,我们走进了一座街心公园。先在环行漫道上溜达,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不再跟我搂抱在一起了,脚踏着路边的道牙,手却在拽着树枝上的绿叶。说:“爷爷,你带二宝回去,要是不听话,吵奶奶睡觉,你一定要跟我说,我揍他。”
我伸手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说道:“你要想办法让弟弟听话,不能揍他。你揍他,我可就不高兴了。”
“爷爷,你不能不高兴。”他说:“我俩是朋友,我要替你管教他呢!”
那张圆圆的脸,很稚嫩,却很真诚。我本想说点什么,倒无话可说了,只得一笑了之。
公园的西北部是个高坡,绿化覆盖几乎百分之百,尤其是几棵高大的樟树伫立其间,显得幽雅宁静。我们在环行漫道上还没走完一圈呢,小东西不走了,一溜小跑便登上了坡顶。身体依在一棵树杆上,像亭亭玉立的一只小公鸡,一连声地叫道:“爷爷,加快速度,上来吧!”
我甩开大步,也上去了。他说:“爷爷,我俩是朋友这事,可千万不能跟我爸爸妈妈说哟
“为什么?”我问道。
他说:“爸爸妈妈要是知道我俩是朋友,会说我分心,不好好学习了。”
“这,还真是个问题。”我说:“我俩是朋友,爸爸妈妈是不会有意见的。关键是你不能忘了学习,上课要认真,做作业更要认真。把任务完成得漂亮了,把弟弟带好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知道不?”
“知道了!”他答道:“爷爷朋友!”
我摸着他的头,会心地笑了。
我们又玩了几项运动器械,直到他的额头微微有汗了。我说:“怎么样,回家吧?”
“走!”他爽快地答应了,便拉着我的手,我们离开了公园。
在我眼前,这不过就是个小毛孩子。可是,在我的心里,还真的就是一位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看着他,我的心里很平静,却又像火一样的发热,似乎看到了未来的某一种景象。


                               2022年5月20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8

帖子

9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6
发表于 2022-7-15 2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泠泠儿 发表于 2022-7-6 08:20
专栏开了,要有帖子。空着专栏,一帖不发,暂予取消。

原来如此,被取消了啊!我说点开“此版块不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665

帖子

3679

积分

核心管理员

中国文学论坛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9

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

 楼主| 发表于 2022-7-16 11: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笑君 发表于 2022-7-15 15:14
申请:

笑君专栏

审核通过:笑君专栏。

链接如下:



http://www.wpsy66.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14


点评

当是散文专栏。  发表于 2022-7-18 10: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665

帖子

3679

积分

核心管理员

中国文学论坛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9

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

 楼主| 发表于 2022-7-16 11: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22-7-15 21:19
原来如此,被取消了啊!我说点开“此版块不存在!”

可以重新申请:蜀道专栏。

专栏一开辟,要及时着先给上一二个主帖,这是最基本的配合与支持。不能让专栏空着,空着专栏,一个帖子都没有,不如不开,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5

主题

330

帖子

1393

积分

版主

专栏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93

栏目版主

发表于 2022-7-23 17: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泠泠儿 发表于 2022-7-16 11:29
可以重新申请:蜀道专栏。

专栏一开辟,要及时着先给上一二个主帖,这是最基本的配合与支持。不能让专栏 ...

七律·功未深

杜括然

剪裁别辑笑愚痴,甘苦酸麻总自知。
紊乱神经添涩味,忧烦情绪累伤悲。
篇章细酌日兼月,字句详斟参与差。
析取好心驴肝肺,唤来家数寄东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5

主题

330

帖子

1393

积分

版主

专栏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93

栏目版主

发表于 2022-7-23 17: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杜括然 于 2022-7-23 17:46 编辑

杜括然,申请”括然专栏“。

附作品:

五律·塔坨湿地公园写生
孤峰白塔遒,碧水挽轻舟。
郭外青苗壮,河边翠鸟咻。
星花匀旷野,云影拔头筹。
神逸擎心志,烟消小径幽。

七律·壬寅端午
又逢端午共吟诗,正是揪心肺疫时。
去岁屏中忧异域,今春故里出神奇。
俄乌战事天天紧,西美经营日日痴。
角黍逢凶能化吉,艾蒲本就一张皮。

沁园春·建党百年庆
岱岳巍巍,长城亘亘,溢彩流芳。望珠峰圣母,神姿清发;昆仑龙脉,雅韵绵长。史籍昭然,人和天地,万里晴空赤帜扬。环球热,共中华一路,走向辉煌。
百年成就华章。军经政、齐头势奋强。重民生福祉,红船擎柱;国家利益,紫气凝香。科技争先,上天潜海,攀月摩星品性刚。强国梦,合民心意志,喷薄朝阳。

西河·哀屈子
端午谒。三闾故事悲切。心忧国运念民生,汨罗望月。惊涛一跃告邪风,满腔热血枯竭。
霜雪重,西风烈。支离破碎衰叶。郢都权贵恶人多,凭空嚼舌。叫天不应地不灵,沉沙折戟呜咽。
世风不变祭圣哲。赛龙舟、谁个超越。粽子剑蒲相协。慰斯人、傲对云空,不失豪壮情怀,声声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665

帖子

3679

积分

核心管理员

中国文学论坛执行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9

特别贡献论坛管理员执行站长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18: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杜括然 发表于 2022-7-23 17:41
杜括然,申请”括然专栏“。

附作品:

审核通过:括然专栏


链接如下:


http://www.wpsy66.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1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 京ICP备2021037395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3607号

主办:文朋诗友(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bjwpsy@163.com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