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文学论坛
| 文学的前沿高地
         文朋诗友的精神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回复: 0

[叙事] 夏天的回忆

[复制链接]

67

主题

69

帖子

63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33
发表于 2024-6-11 10: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过春天的温柔,迎来夏天的激情。夏天承接着春的生机,蕴含着秋的成熟,展现着抖擞激荡的风采。
  端午节的晚上,漫步昭君广场,仰望天空:皎洁的月亮挂在天上,珍珠似的星星撒满夜空,牛郎织女遥遥相望,含情默默。
  眨着眼睛的星星被我用心地数着,一幕幕往事浮上心头……
  我从外乡镇调回故乡小镇时,被安排在一所村小,属于镇小所在的学区管辖。
  秋季开学前,我去镇小找史校长报到,他指着半山腰一排白瓦屋说:“你去那儿,找廖校长报到。有什么困难,找他;解决不了的,找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史校长,他给我留下了说话简洁、颇关爱老师的印象。
  在那排白房子刚一安顿好便投入到紧张的开学工作之中。我教六年级语文兼班主任,廖校长教数学,一年后我们交了一份好答卷,而廖被撤职调走了,这事儿令我大吃一惊。
  后来,一位同事的丈夫旁敲侧击地点拨,我才知道廖调走的原因——夜晚敲一个女的门,动手动脚。
  我对教学研究感兴趣,对校园生活中的琐事很少在意,对复杂的社会生活涉足较少,从不上心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思想较为单纯,所以对廖背地里做的事儿,一无所知。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必须自律,做到慎独。虽然廖对我情谊不浅,但我始终认为上级的决定是对的。校园是一块圣地,容不得半点污染。即使你曾为它做出过再大的贡献,也不能放纵某些行为,否则,校园的风气就会变坏,那是非常可怕的。
  起初,史校长在干事那儿保廖,说了两条理由:一是工作能力强,是教数学的骨干;二是未形成事实,社会影响也不大。干事和史廖是恢复高考第一年考取师范的同学,他反复考虑,最后决定去征求包镇长的意见。
  包镇长听了情况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撤职,调走,以禁将来!
  包是史校长的舅舅,一个正直无私的好镇长,深受同事佩服,深受老百姓爱戴。
  上世纪70年代,包在管理区工作。我5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情,至今还有印象。
  那天,15岁的二哥在地上用砖头搭了一个零时的火炉子蒸了一锅红薯,还没有蒸好,祖母不声不响地走来揭开了盖着的瓷盆。二哥非常生气,捡了个砖头砸到了祖母的头上,一时血流不止。
  许多人聚在我家门口议论纷纷,孙子砸祖母的事很快传到了管理区(区机关就在我家左上20米处)。
  当邻居刘妈给祖母上了云南白药时,包严肃地走了过来,把二哥提到门外,狠狠地训斥了一番,然后把二哥带到管理区门口,命令他站好。
  父母回家后知道了情况,母亲叫父亲去领人。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父亲才把人领走,走时父亲一个劲儿地表示回去好好教育。
  在我幼小的心灵,包给我留下了特别美好的印象。没想到在自己激情燃烧的年代,他给我的印象依旧美好。
  在村小工作三年后,我调到镇小代毕业班。
  撤校并点前,全镇共有三个学区,学区设中心小学,学区下面设村小,村小下面设单班点。镇小是学区中心学校,但比其它学区中心好像高半格,由于地处集镇,凡是有事业心的老师都想做出成绩来该校工作。
  镇小教育质量在全镇一直领跑,在全县也颇有名气,史校长更是响当当的人物。他原来在镇中工作,高师进修后受到重用,任镇中教务主任,后来镇小的校长提为干事,他便调到镇小担任了校长。
  也许魅力十足,也许是有实权,一个女的傍上了他。有一天,他们私奔了,准备跑到南方去。结果到省城后,女的害怕了,舍不得自己的儿女,要向回走。无奈,史只好跟着返回,躲到临县的一个亲戚家里,忐忑不安,不敢回家。
  女的丈夫是个极不马虎的人,早已察觉,向干事如实反映了情况,干事迅速向包镇长说明此事。
  事情发生后,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消息一直很保密。在事情未定性前,知情人严守秘密,没有向外透露一点儿消息。他们之所以这样保密,是在史会不会撤职的问题上徘徊,怕说漏了嘴对自己不好。在当时,只要包镇长力保,就会外甥打灯笼,史照样当校长。
  “不知羞耻的东西,依规办理!”包镇长说,“教育战线,用人绝不能含糊!”
  干事在回来的路上感慨万千。秋季开学,史被撤职调走。
  人生如夏,雷阵雨后那道彩虹挂在天边,你不得不说:美丽极了。
  后来,包镇长调到县局工作,为人正派,大公无私,清正廉洁,一身正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小镇时时传来包受到好评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县城遇见了退休多年的他,70多岁的人仿佛只有50多岁,越活越年轻,令人无比欣慰。在当下,有多少退休的像包镇长如此潇洒,又有多少退休的被人们深深记得?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故乡在改革开放后,成为屈指可数的教育强镇,镇小、镇中始终是全县教育南大门上的旗帜,与包镇长那代人——大公无私的秉性密不可分。我为故乡的幸运感到骄傲,更为故乡有包镇长那样的人民公仆感到自豪。
  皎洁的小船依旧挂在天上,珍珠似的星星眨着眼睛,牛郎织女遥遥相望,默默含情。
  在今年这个特别的端午节,我的心情依旧愉悦,因为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 京ICP备2021037395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3607号

主办:文朋诗友(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bjwpsy@163.com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