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文学论坛
| 文学的前沿高地
         文朋诗友的精神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3|回复: 18

[原创] 修改重发《老D》(1-2)

[复制链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发表于 2024-3-1 17: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也哉 于 2024-3-1 17:28 编辑

1.
站在20层办公室的窗口,望着远处奶头山上飘渺的云雾,仿佛看见了温斯教授的灵魂,我喃喃自语道:温教授,您的宝贝女儿温柔还在英国,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好想哭……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摁下接通键道:哦,你好寻总!
寻梦的声音很好听:
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我擦了擦眼角,走进寻梦办公室。
她示意我把门带上后说:
成然,自我来到海州市这几年,你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做了很多事情……
我坐在她面前,脑子里闪现着着这几年做过的事情,而后抬头看着总经理说:
寻总过讲了,其实我……
她打断了我的话:
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我在想什么事的时候,她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我现在代表经省公司党委和你谈话,拟任命你为本公司的副总经理,你如果没意见的话,下星期正式文件会下发……
那一刻,我忽然站了起来。只感觉眼眶里有泪在晃动……我说:寻总,感谢您这几年的扶持感谢您这几年的栽培感谢您……
我的第三个感谢还没说出口,寻梦转身就走进了卧室。
我义无反顾地跟了进去,抓住她的手开始表态:
我服从组织安排!
寻梦的话让我温暖:
抱我一下好吗?

而就在此时,敲门声却突然响起!
寻梦示意我坐在床边,理了理头发走出去坐在办公桌前冲门道:
进来!
寻总,我找你有事。
一听就知道是牛万通的声音。
寻梦:哦,牛老,什么事啊?
牛万通:寻总,我虽然退休了,但不能闲下来不是?我还想为咱们海州市的开放型经济作贡献不是?您能否看在我这张老脸的面子上,把我返聘回公司?
寻梦:
你一连三个问号,把我思想都弄乱了……让我考虑考虑吧!

看牛万通走后,我走出去说:
这老东西又来给你出难题了!
算了。寻梦皱着眉头说,你先上班吧……

刚进自己的办公室,小A就跟了进来:
D哥,可怜的老B都坐了三年班房了,咱们是不是再去看看他?
我在办公桌前坐下后,看着他说:
小A,你刚放出来没几天,就开始关心你三哥了?一看就知道又觉悟了不少!
小A道:虽说他那年在钱一串那块把我打的差一点就残废了,可我总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我这个人你知道,以德报怨的美德是天生的,不信你问我妈……
第一次知道你小子有这优点。我说,咱们应该去看老B,一想到他班房里受罪,我这颗心啊……那年,他为了我的提拔,给胡侃花了不少票子,可没想到胡侃最后死在了老B百味斋歌厅的床上……嗨,怎么说起了这个……唉,最近我太忙,还有许多会议要开,我还要写报告。要不你先去看成看看他……
小A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看着小A的背影,我突然感觉在现世,“虚伪”就像一件东西,方方正正地摆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其实我是怕去看老B的事影响到自己的升职。
我拍打着脸之后,闭上眼开始想像下周上任副总经理时的情形……
   正当本大官人正想像得就要露出幸福的笑容时,樊斯仁突然跑了进来:
   经理,听说公司很快就要提拔部门经理,您得支持我呀!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说:
我都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
樊斯仁凑近我小声道:牛万通说的。
我哈哈大笑道:
哈哈,他一个退休老头子的话你小子也信?这老东西没事就到处胡说八道,造谣声势,简直太不像话了!不过小樊啊,有机会我一定会给寻总说说你的事,就凭你这些年喜欢助人为乐,比如比较关心咱们公司女同志坐月子,啊,是不是啊……这说明你小子有爱心,就应该提拔到工会当个妇女主任!放心吧……
看着樊斯仁一脸的满足,我苦笑着说:
连小樊都想上进了。唉,这孩子哪儿都好,可惜脑子太笨还没文化。
2.
周一,走进办公楼大厅,就看到黑板上通知:公司全体员工9:30到23层大会议室参加重要会议。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心想着会议内容,感觉好事来了。于是乎泡了壶铁观音,一边品一边微笑着看读墙上钟表的指针。
突然有人敲门。
我理了理头发大声道:请进!
娄眯眯走进来说:成经理,马上就要开会了,也不知是什么内容?
我应了一声说:眯眯啊,你都不知道,我哪儿知道?
她张着猩红大嘴道:据我分析,有可能是宣布重要人事任命!
见鄙人目瞪口呆的样子,这女子竟然色眯眯地看着本大官人,猩红大嘴就想往我的脸上贴。我指着她道:
离我远些!
她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红着脸意味深长地说:
胡侃总经理死的时候,把我托付给你,你要对我负责啊!……
她说着就准备嚎啕……
你放屁!我大声道,你跟了胡侃十多年,你是啥德性你自己不知道?你几次想拉拢本人那什么……你哪一次得逞了?也不回家照照镜子……
她起身扭头捂着脸走了。

会议室里嘈杂声一片。
娄眯眯与一帮男女嘀嘀咕咕……
小A坐在主席台下若有所思。
主席台上,人事部任部长对着话筒大声道:
大家静一静!现在开始点名…成然、娄眯眯、樊斯仁、小A、赵丽华、花欣、张大杰、苟胜……
随着台底下不断的应到声,寻梦陪着一位男士走上了主席台。
我坐在了小A旁边。只见寻梦理了理头发后,用目光环视了一遍台底下近200位的男女说:
同志们,咱们开始开会。首先,让我们对省委组织部派来专程参会的组织部副部长钟长鸣同志表示热烈欢迎!……
我不禁看了一眼坐在寻梦身旁的钟副书记。五十多岁的年纪的他,秃顶上银光闪闪;眼镜镜片后的小眼睛虽说炯炯有神,可胖得流油的大脸配之以翠萍式的大嘴,就显得五官特别的不协调。我眯着眼睛,讥笑着想:寻梦她爸怎么派了个这样的副部长到海州?
寻梦总经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大家不要提耳接头!今天的会议就一个内容,即,宣布人事任命。下来有请钟副部长宣读省委组织部的任命文件。
钟长鸣清了清嗓子,用蹩脚的普通话从嘴里往外吐字:
省委…组字…2008…100号…任命…成然同志…为海州市文化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我低下了头,用双手搓了搓有点儿发烫的脸颊和耳朵。虽然之前已有思想准备,但自己还是似乎不相信这声音背后的真实。我抬头看着寻梦,直觉告诉我,她好像很开心。
接下来是寻梦的讲话:
成然同志这些的工作有目共睹,成绩斐然!应该说,省委组织部的任命符合我们的心声。下来请成然同志走上主席台,表态发言!
台下的掌声稀稀拉拉……
我小声骂了句TMD后,意气风发地站到了麦克风前开始自己的就职演说:
感谢组织领导的信任、感谢寻总经理的信任、感谢各位同仁的信任……
三个感谢信任说完之后,我用异常自信的目光看着台下的脸们,结果发现,那些脸上多是心服口不服的表情。我嘿嘿地笑了笑,继续道:
自从我们尊敬的胡侃同志离开我们之后,我在寻总经理的正确领导下,在大座的各位的不懈努力下,我们公司终于开始扭亏为盈……
第一排有掌声响起。我一看,那是来自小A的掌声。本大官人以目光表示谢意之后用了将近20分钟的时间阐述自己的履职宣言……

会议结束后,我坐在办公室的破沙发上,将今天的会议时情景捋了一遍……我突然在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直后悔今天的表态发言极不到位!最主要的是没将寻梦的栽培讲透彻,以报答她的满怀痴情和绝对信任……
电话响起。后勤部辛部长的声音:成经理,哦不,成副总经理,我已将您的新办公室收拾好,1909,紧邻寻总办公室!
我嗯了一声放下电话,刚想在心里表扬辛部长办事效率高时,却突然意识到这小子的最后一句话好像有些别有用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2 17: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3.
升任副总经理的第二天上午,本大官人志得意满地坐在1909办公室的老板椅上正在畅想未来,想着想着,不由得就忘乎所以地嘻嘻笑了起来……
樊斯仁推门而入。
我瞪了他一眼说:
你小子怎么总这副德性,不会敲门啊?
樊斯仁看着他曾经的部门经理道:成经理,噢不,成…副总经理,我的事儿您跟寻总说了没?
小樊啊,你着什么急啊?我理了理头发开始学习打官腔:
这个这个…我刚就任副总,工作头绪太多了,这一多就把你的事儿给忘了不是?再说了,关于中层干部的提拔问题,这里边牵扯的人很多,寻总昨天还和我说起来着。不过你放心,有机会,我不一定会不遗余力地解决你的问题……
樊斯仁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啥也不说了!他嘀咕着向我鞠了一躬,走了。
谁樊斯仁刚走,牛万通就走了进来。我不禁叹了口气:
唉,还没开始为公司做更大贡献,让我烦的事就一件又一件的来了。
他一脸的逢迎表情,新长的褶子让人感觉他一下子老了8岁。他说:成总!
我急忙纠正他道:应叫成副总!诶,我说牛老,可不敢这样称呼鄙人!这有违组织原则不是?
您瞧瞧您瞧瞧,我刚退休一个月就把这茬给忘了!他睁着三角眼继续说着瞎话:
哦,首先,我对您升任副总经理表示祝贺……
还没等他说其次,我就问:
牛老啊,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你返聘的事啊?
他瞪大了眼睛:寻总给您说了?
我没敢对这个新闻老人说那天是在寻总办公室的卧室偷听到的,不然的话,关于本大官人和寻梦的绯闻还不传遍全公司?我眯着眼睛看了他足足30秒后说:
牛老啊,这些天找寻总返聘的老同志至少有八个,而且他们在省公司还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我难,寻总更难啊!要不这样,我明儿到寻总那儿为你的事儿再使使劲?
听着我敷衍的话,这老头儿没顾上说谢谢就走了。
点上一支烟,环视着布置一新的副总经理办公室,本大官人立马想起自己几年前写的一副对联:
聪明不能骄狂,糊涂岂敢怠慢。
明儿再亲自以柯氏书法亲自手书此联,裱好后挂于沙发背后的墙上,作为任副总经理期间的座右铭。想此,我情不自禁地夸了自己一句:你小子咋就这么聪明呢。
唉,温柔要是在我身边就好了。一想到她还在英国为那位叫唐纳德的洋老头端屎端尿受洋罪,我就想哭……谁知就在眼泪即将流出眼眶的那一刻,娄眯眯这骚女人和樊斯仁一样,没敲门就冲了进来。
我揉了揉眼睛,看着花枝招展的她,差点没恶心得吐出来。但一想到自己副总经理的身份,再想想自己的那副对联,表情就严肃起来。我问:
娄眯眯啊,有事儿?
她纠正了一下扑朔迷离的目光,定了定神说:
成副总经理,我想晚上请您吃个晚饭,向您升任副总经理表示祝贺,不知您可否赏光?
我没忍住笑,说:哈哈,娄小姐也学会酸不拉几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已经有约了。市政府秘书长晚上和我要在一齐聚聚……
听了本大官人的瞎话,这小女子,扭着丰圆的屁股走了。
我起身想到隔壁寻总的办公室去,但马上就改变了主意。我拿起电话拨号后说道:寻总,您晚上有时间吗?
4.
坐在副驾驶车座上寻梦看着她的副总经理开车的样子,一脸的满足,她似乎很幸福。
她说:其实你挺帅。
我笑着侧头看了她一眼道:
我知道,呵呵…寻总,你这么直接表扬下属,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说真的,在我眼里,你的美就是我最美的风景,看不够,却又忍不住去抚摸,可又怕弄伤了你的柔情……
你说的就像散文诗一样。她夸奖道,你真的有才。
我手握方向盘,喜不自禁地半开玩笑着问寻总经理:
您是不是感觉我是一个遭遇美女就忍不住会暴露真才实学的家伙?
哈哈哈哈……她爽朗笑音似乎有些刻意。

下午7点,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这里虽说被大山环抱,却风景秀丽。我们找到一个名叫“吾家客栈”的小酒店停车入驻。
老板娘很热情:欢迎帅哥,美女光临!
老板娘欢迎着就在我们跟前自以为是起来:
哎哟嗨,一看你们俩就是的一对,男才女貌。正好二楼还有一个单间……
我和寻梦尴尬地笑着走进房间后,相视无语。

我望着窗外,想着心事儿……
远处的山郁郁葱葱,忽隐忽现的云象昨晚的梦里的飞蝶,我忽然间想起了老庄……我有些茫然……我转身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寻总说:
寻梦,这儿的风景真好。我作首诗给你吧!
她抬起头看着我,目光中的期待让本大诗人的灵感喷涌而出:
山南风光好,夜来正悄悄。
寻你千百回,梦里更逍遥。

我突然感觉这小诗写得有些那个……我将目光再次转移到了窗外。我一再告诫自己:她是你的上司…她是你的上司……
她突然从后边抱住了我。
她轻轻的抽泣声让我不知所以。
我感觉自己情不自禁的眼泪滴在了她的手背上。
我们坐在了床边。
她抬起头,用泪眼盯着我,好像有话要说。
我掏出纸巾擦了她的眼角说:寻梦,你今天怎么了?
谁知她把头倚靠在我的怀里,竟然鸣鸣鸣地哭了起来……

我不知所措地抚弄着她的头发,心想她是否被她这个副经理的心有灵犀给感动成这样了……我不禁想起这几年与她从认识到认识之后的一些故事……大约过了10分钟后,我用双手捧着她的脸说:寻梦,你怎么了?
她推开我的手,用纸巾擦干脸颊后,欲言又止。
看着她令我怜惜的美,我轻声道:寻梦,我知道你想对倾诉……
我似乎猜透了她的心。
她抓着我的手说:
成然,是的。其实,最近我非常痛苦,但现在,我好像解脱了……
我想不出她最近为什么痛苦,更想不出她为何事解脱。我看着她的眼睛,等待着她后边的话。
她起身脱了外套,重新坐下后平静地说:
成然,你不知道的是,我上个星期与他离了婚……
我知道她说的他是谁。见我睁大了眼睛,她继续道:
我知道你会很吃惊。我是净身出门的!你要知道他的那些东西都是通过不正当手法获得的,我不想让它们脏了我的手。我更不想因为他让我见人抬不起头来!我是在他双规之前与他办的离婚手续。曾经,我是那么爱他,可他却为权为色毁了他自己,真是罪有应得!
我不相信似地看着她。
她默不作声地打开手机,放起了音乐。
我俩站起来,拥抱着跳起舞来……

第五遍“心雨”的音乐结束后,我似乎体味到了一种特别的情绪,这情绪就像春雨滋润着我的心。我悚怔怔地站着,凝视着的脸庞,轻声道:
你真的好美,你让我想起了杨钰莹。
她亲了我一下说:咱们去吃饭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3 17: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5.
老板娘拿着菜单欲言又止。
我看着她说:上你们这儿的特色菜吧,哦,再来瓶红酒。
老板娘出去后,寻梦情不自禁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睡着了……我第一次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羞涩。奇怪。我抚摸着她的头发,正心想她正在品尝幸福的味道还是鄙下属的体温时,服务员的敲门声音让我赶忙扶起了她。
随着我请进的声音,端着盘子的服务员进来将四个菜一瓶酒摆放好……
服务员看着风流大诗人英俊的脸庞,突然大声道:
你好像张嘉译啊!
我猛地抬头说:
美女,你吓我一跳!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追星族。好了,看在张嘉译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可以走了!
她红着脸走出门去。

寻梦倒了两杯酒,看着我拿起酒杯说:
成然,咱俩今晚一定要喝到位。
我与她碰了一下酒杯道:
寻梦,今晚你说了算!
我看着她喝酒的样子,突然间想起几年前第一次与她在办公室套间时喝红酒时的情景,而现在的感觉与那时却大不相同!那时的成大诗人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如今我成了副总经理。曾经“她是美女,可惜当了领导”的感叹,此刻却被“她首先是美女,其次才是领导”的心情替代。她精致的美让鄙先生陶醉在今晚的夜色里,不能自拔。既如此,那就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我顺其自然地拥她入怀、亲吻,彼此交换着红酒的味道……我似乎体验到了一种爱的坚强…..
我感觉今天喝的红酒像一种催化剂,催化着我全身正在亢奋的神经……与如此美丽女人一醉方休,是造化还是缘分?秀色可餐,秀色同样可饮……我醉眼朦胧地看着寻梦,不知乍的就想起了老B那货说过的一句话—酒是色媒人—嗨,别说这家伙说的还真有些道理!我情不自禁地抱起了她,抚摸她的脸她的胸她的……
而就在那一刻,她猛地推开了我走出了房间。

跟着她走进住处,看着坐在床边正在抹泪的寻梦,我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怔怔地站在她的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轻声说:
好了,我只是想哭,咱们上床吧。
风流大诗人忘记装出来的矜持,毫无顾忌地上床躺下脱衣,动作十分麻利。我紧紧地抱住自己的上司,只感觉红酒的力量简直可以战胜一切……她转身府在我的身上,用双手抚摸着我的脸,尔后…………

正当我们筋疲力尽地回味刚才的美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拿起一看,TMD,竟然是老C!
老C:妹夫,在哪儿呢?
我恶狠狠冲手机道:我在哪儿需向你这小报记者汇报吗?说,什么事儿?
他沉顿了下说:
下星期三我要和叶小凡结婚了,通知你一下。哦对了,我改了名子,现在的名字是温情,谁让我是温柔她亲哥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6 17: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6.
星期三。
11点,小A走进我的办公室:老D,咱们走吧!
去哪儿?我疑惑地问道。
他说:参加老C的婚礼呀!
我拍打着脑袋:你瞧瞧你瞧瞧,一忙起来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小A一边开车一边向他的副经理发牢骚:
自从你当了副总之后,你就很少关心我。叶小凡那么爱你而你却让给了小报记者老C……你从来就没考虑过老弟我的终身大事……
我惭愧地看着他说着瞎话:
你小子虽说长相有点歪瓜裂枣,可大小在咱们公司也算是个人才,我也曾在叶小凡跟前大言不惭地隆重推介过你来着,可她死活不愿意……算了不说这些让你伤心话了!


远远就看见海州大酒店门口正在迎客的C大记者温情先生和叶小凡。
他一个箭步握着我的手说:唉呀,老D,你算么姗姗来迟……A老弟也来了?
本大诗人没理会这货,只是看着他旁边的叶小凡。
小A握着老C的手:C哥,你也不亲自通知我一声!要不是听牛万通那老东西说,我都不知道!

刚进大门就遭遇温情的领导夏编:
唉呀,D大诗人啊,好久不见,还是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诶,听C记者说,你提拔成副总经理了?祝贺!我今儿是老C的主持人,还要作重要讲话,待会儿你得捧场啊!
那是一定的!我说着抓着他的手,开始装傻充愣:
哦,夏编,我听说老C,噢,他现在叫温情,他媳妇挺漂亮,好像叫叶小凡?
他嬉笑着转脸就是一副有文化的流氓的表情:
温情这小子真TMD有艳福!

和小A走进婚宴大厅看到,里边很多的吃客已就座。我心里愤愤不平:
妈的,看来老C这小报记者忽悠来的人不少,典型的借机敛财!老C啊,看在你妹妹温柔的面子上,本大诗人就不到纪JW举报你小子了!
正当本人在心里替温柔为有个这样的哥哥打抱不平时,夏编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响彻在宴会大厅:
大家静静,我是海州日报社社长兼总编,今天由我亲自为我报著名记者温情主持婚礼。首先我代表二位新人对在座的各位领导及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士表示欢迎和感谢!多年来,温情先生为我市文化事业和新闻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特别是2003年,为了一篇有关妇女幸福生活的新闻报道,他冒着被SASI病毒感染的生命危险,亲赴英国伦敦采访一位叫温柔的女士……
我恶狠狠地看着夏编,心想这货怎么和老C一个德性,哪壶不开提哪壶,婚礼现场说这些驴唇不对马嘴的破事儿……老C如果那年就知道他追踪采访的人是他亲妹妹的话,还不立马就跳进泰晤士运河自杀?
正当夏编滔滔不绝地胡扇冒撂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老C和叶小凡几乎是同时看着鄙大诗人,脸上的表情阴阳不定。
待老C和叶小凡完成相互致礼致谢台下等一系列繁琐的程序走下台之后,夏编的话让本人大吃一惊:
接下来,由C大记者未来的妹夫、著名诗人、海州市文化责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老D即成然先生作重要讲话!
我还没顾上惊愕就被小A这货拽上了台。
TMD,也只有这种不靠谱的总编能成为老C这种不靠谱的小报记者的领导。我小声嘀咕着无可奈何地接过麦克风道:
感谢夏编的吹捧,噢不,感谢夏编的介绍。通过刚才夏编近40分钟的讲话,让我知道了许多C大记者的模范事迹……对鄙人而言,身份由老C的情敌变成妹夫,好象有些不可不可思议,嗨,对不起,跑题了……对他能娶到才貌双全的叶小凡感到无比的……这个这个……是不是啊……
直感觉受不靠谱的夏编的影响,自己也变得不靠谱起来!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2

主题

441

帖子

1468

积分

版主

小说栏目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68

栏目版主

发表于 2024-3-7 14: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创作辛苦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7 15: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7.
下台回到座位坐下,抚摸着滚烫的脸颊,想着老C他妹妹温柔,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小A给我递上一支烟:
D哥,我知道叶小凡嫁给老C让你心里很不痛快,可你不是还有他妹温柔嘛!你不能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你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我都快饿死了……
他说着就要给我点烟。我瞪着血红的大眼,一把将他推在了椅子底下。而就在此时,叶小凡的声音从台上飘到了我的耳朵:
刚才,成副总经理的话让我想起了许多事情。今天我嫁给了老C,我真的很幸福!不管他以前爱过谁,但现在和以后爱我就好……
老C的掌声通过麦克风就像是给叶小凡的讲话配上了打击乐。
叶小凡擦了擦眼角继续道:
虽然我只是一个来自陕北的贫苦农民家的女孩子,但在海州市,我却遇到了许多好人。我在海州大学艺术系上学时,就得到一位先生的资助,直到大学毕业。我曾写过一首《我的心从此后学会去体验温暖》的歌曲,我想在今天这个美好的日子献给他……
我抬头看着叶小凡,心酸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掌声和乐队的前奏曲同时响起。她唱道:

那是个寒冷的夜晚,
我冰封的爱情
正在寂寞里冬眠。
你不经意的问候
让我想起了春天,
我的心从此后
学会去体验温暖……

她富有感染力声音让我心痛!这是第二次听她唱这首歌。第一次是在老B的百味斋歌厅。热烈的掌声响起时,我注意到了叶小凡炽热的目光……
突然,肩膀上的一只手吓了我一跳!
我扭头看时,竟让我大吃一惊------是老B!
我和小A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
我问:
老B,你出来了?
老B抓着我和小A的手说:
老D小A啊,总算又见到你们了……你们知道我在班房受的罪嘛你们知道我在班房里多想弟兄嘛你们知道我在班房里多寂寞嘛你们知道……我不是我得了病保外就医……呜呜呜……
老B竟大声嚎啕起来!这一刻,他成了老C婚礼现场的焦点。
老C赶忙从台上跑下来抱着老B一起嚎啕起来……
等二位哭得差不多了,我冲他俩道:
哭就至此为止。大家都等着开饭哪!
老B惭愧地看了我一眼:咱们都听老D的!上酒…..

宴会结束时,醉红了脸的小A问老B:
你得了啥病?
老B龇牙咧嘴地大声说:
精神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8 18: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8.
老C大婚第二天下午,小A坐在副总经理的办公室泪眼汪汪。沉默着足足看了我20分钟,好像本大官人有什么事情对不起他似的!
我说:小A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哭什么呀你?
他说:D哥,我就是心痛老B,昨儿个你也看到了,他骨瘦如柴双目无光四肢乏力还得了精神病……呜呜呜……
我安慰他说:
小A啊,你心软这是好事,可你软的不是地方,老B那货也值得你小子同情?在百味斋的时候,他把你当马仔,在班房的时候,他打你……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你了!
小A站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我说:
老D,你自从当了副总经理后,怎么就六亲不认了!
还没等我回话,这小子就扭头走出鄙人的办公室。

我刚坐下,炸耳的电话声就响了起来,又是老C:
妹夫,晚上到百味斋,我已通知了老B小A,哦,还有你的上司!
我几乎是对着他吼了:
你叫我和老B小A也就罢了,你让寻梦去是什么意思?
是老B让我请的。他说着就挂了电话。

到了百味斋才知道,老B这个精神病又重新开业了!按说,他这些年在班房里应该没有收入,刚出来就赎回来了?肯定有人帮他。我自信地想着他的事儿……
进了二楼大包,就看到老B小A老C和叶小凡站在那里为风流大诗人接风。
我坐在沙发上问老C:
你他娘的,怎么还请了我的总经理?老B重新开业和人家有关系吗?
这货难为情地握着我的手说:
妹夫,她是你的上司,为了你的下一步飞黄腾达,我和老B都得替你操心不是?
小A和老B:是!
我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仨货闭上眼……

姗姗来迟的寻梦进来后,我们同时站了起来各就各位。
还没等菜上齐,老B就开始讲话:
首先,对寻总经理的光临表示欢迎;其次对老D,噢不,对成副总经理的光临表示欢迎;对C大记者的光临表示欢迎……
这么多废话!开饭。我不耐烦地挡住了他的话。
吃了两口菜后,我盯着对面的叶小凡说:
今天老B请咱们来吃饭,可能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对C大记者的大婚再次表示祝贺,但是,我要说的,既然寻总也来了,我就要啰嗦几句……
小A这货打断了我的话:
成副总,虽说你是老C的妹夫,可也是曾经的情敌……
你又开始放屁了!我狠狠拍了他一下继续道:
虽说他妹妹还在伦敦,但……呜呜呜……
老B过来给我擦着泪说:
瞧瞧,一提起C大记者的妹妹,D哥就哭。你怎么也和小A一样一动情就嚎啕!
寻梦看了我一眼后终于开口了:
老B的歌厅重新开业是个好事情,可你们哥四个的话让我听得多少有些糊涂。不过,现在我明白了。之前成副总经理给我说过,老B的歌厅是在胡侃的支持下建成的,但胡总最后死在了百味斋包间的床上,希望以后,百味斋能够合法经营…..至于其他事情,比如老D是老C的妹夫,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来,咱们为老B的歌厅重新开业干杯!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9 18: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也哉 于 2024-3-11 17:10 编辑

9.
老B既尴尬又感激地看着寻总,和大家共同干了一杯酒后开始表决心:
我以后要是还不改邪归正的话,老D老C小A,你们仨就不要把我当兄弟了!我一定会成为一名遵纪守法合法经营的农民企业家,你们信吗?
风坐在他旁边的小A摇头,他反手就是一巴掌!
老C见状立马道:
老B啊,别说小A不信,我都怀疑!你真应该改一改你以前的二百五作派了!你瞧瞧,小A的鼻子都出血了……
小A听此竟然哇哇哇哇地哭起来。
叶小凡用餐巾纸给小A擦去血迹,他才静了下来。
我说:
老B,要让人相信你是守法公民,就要用实际行动去落实,是不是啊?今儿个寻总看在C大记者的面到百味斋,你怎么就不识趣,整这么一出?唉!
老B:
老D啊,我喝酒时想到了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就……
他说着就开始抽打自己的耳光。
叶小凡站起来泪汪汪地看着寻梦说:
寻总,其实我刚才也想到了以前的许多事情。我大学毕业应聘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B哥的百味斋,我也是在这里认识了我老C小A还有胡侃总经理和成然。到文化公司应聘是我的第二份工作,上班一年后辞职是因为胡侃总经理,他是畜生,是老B把我介绍给他的。后来他死在了三楼的包房,那是他罪有应得!
老B:
弟妹就别说那些伤心事了,今儿咱们既然都来了,就应该开心快乐,一醉方休……
小A这货鼻血还没擦干净就开始第一个响应:
今天老B上的可是汾酒20年,寻总,成副总,C哥嫂子小凡整一个!
当酒喝到第三瓶的时候,我突然抓住了邻座的寻梦的手,醉意朦胧的眼睛盯着她,开始讲真话:
寻总,自从你上任总经理,为了咱们公司,我不遗余力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忘乎所以地撸起袖子拼命干……不说别的,就说这几年咱们公司的效益……
小A快人快语:翻了两番!
小A说得对!我肯定了一下小A后继续道:
在你的扶持下,本大诗人竟然还当上了副总经理,在这儿,我要当着我大舅子C大记者的面,对你表示…..拥抱…..
寻梦红着脸说:
成然,你今儿喝多了吧?
我眼睛扫了一圈,看着老B等人幸灾乐祸的样子,骂道:
你们几个,除了小凡,没一个好东西…..寻总,我可能真喝多了,可我高兴不是?我一看到你就想到了C大记者的妹妹温柔,一想到她我就想哭……老B,把音响打开,我要唱歌!
老B把麦克风递给我。我开始清唱:
迷乱的天空下,
心情是一朵紫色的花,
变形的身影,
走不出悠长的朝霞。
啊,我看不到春天的方向,
未知的爱情徘徊在天涯……
待我唱完,老C早已是泪流满面。他起身走到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说:
老D,一听就知道是你亲自写的,我知道你对我妹妹温柔的感情有多深,她虽然还在英国伦敦,可你不能这么悲观消极,等她回来,我一定亲自操办,把她送到你家,成不?
我点着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后,就感觉心里头五味杂陈,眼睛里银光闪闪,一歪身倒在了椅子上,晕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14 16: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10.
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广场上的那个树形雕塑,我哭笑着对自己说:唉,这树都已锈迹斑斑了,政府有关部门了不派人过来维修,不作为!可恶……
刚坐到办公桌前准备作为时,小A就跑了进来摸着本大官人的额头关切地问:D哥,你没事吧?
我推开他的手道:
你TM才有事!你小子又抽哪门子筋了?
小A十分关切地说:
你昨晚在百味斋的椅子上晕了过去,我一晚上都没睡着,生怕你醒不过来,这不,一上班我就来看看你发烧不发烧……
我瞪着他:
你他娘的昨晚上干吗去了?要不是老B鄙人背到医院治疗,我还能为咱们公司做贡献嘛?我还有为弟兄们谋福利嘛?我还能为……
小A的声音斩钉截铁:不能!
滚!我骂道。

座机铃声响起,我拿起话筒:喂,哪位?
老妈的声音吓我一跳:
臭小子,你都俩星期没回家了,当了个副总经理就忙成这样了?都快40的人了,你的孝心都喂狗了?呜呜呜……
我赶紧大声说:
瞧您都想哪儿去了,还哭上了。我马上回去成不?

穿上外衣,走出办公室,就看见寻梦在电梯口看着我。好问:怎么,老妈病了?
我哭笑道:寻总,她嫌我俩星期不回去看她。
寻梦说:正好,我也正想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老人家!
听着她毋庸置疑口气,我无可奈何地摁下了电梯。

一进家门就见老妈坐在在沙发上生气。
我说:妈,至于嘛,我回来了!
老妈没理会我,看着寻梦严肃地问:她是谁?
寻梦赶紧说:阿姨,我是成然公司的同事。
我说:妈,她是我的总经理寻梦。
老妈赶紧让座:寻总啊,这成然老说忙,还说为了海州市开放型经济再作贡献,这都是应该的,可他都这么大年龄了……
她着说着说准备哭。
我说:妈,寻总都来看你了,你怎么这样?
老妈拉着寻梦的手说:我这儿子骗了我好多年,你应该好好管管他了,我管不了不是……那年,他说很快就把媳妇领回家……后来领回一个叫叶小凡的同事,他说不是媳妇……再后来,他又跟说,他媳妇好像叫什么温柔的,去了英国……这个些年了还没回来,说明什么?说明人家一定嫁给洋鬼子了!对不?
寻梦疑惑地看着她的副总经理。
老妈没等我回话,就盯着寻梦说:
寻总啊,我看你和我儿子就挺般配,你这么漂亮,这么能干……
我打断了老妈的话:
唉哟喂,我的亲妈呀,你又乱点鸳鸯谱不是?寻梦是我的总经理,她嫁给我,那让别人怎么看?那我们公司不成了夫妻店了!
老妈难为情地看着我说:
反正老妈我想早点抱孙子!要不,你再给温柔打个电话,问问她嫁人了没,什么时候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6

主题

1002

帖子

3569

积分

版主

随笔杂记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9

栏目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4-3-16 17: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我一大早刚坐到办公桌前,就感觉有些迷糊,我开始用两个大拇指打拧着太阳穴,以这种方式让自大清醒,是当了副总经理之后的习惯性动作……唉,自从当上这个破官,时常的疲惫让我感觉精力不够力不从心。
我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中间,拍打着脑袋,却突然间吟唱起一首诗:

那年不经事,忆及却已迟。
桃红映故友,菊黄照老诗;
三十曾扶手,不惑才相知。
而今又春风,难见月明时。

他妈的,怎么一想起温柔就能写出诗来!唉,老D呀,这点文采怎么老是用不对地方?既当了官,就要为海州市作贡献,要不怎能对得起组织的关怀,对得起寻总的深情……

正在此时,电话声音突然响起,我拿起座机:
哪位?
电话里的声音让十分纳闷:
哦,成然先生,我是您的小校友,叫麻红,今年刚毕业,想到您的公司应聘……
我打断了她:
我的校友多了,我好像不认识你啊!
认识不认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到贵公司上班。她说。
我无奈地应声道:
那好吧,请你到1909房间。

麻红走进办公室:
成总你好!
我没好意思和她握手,只是示意她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接过她递过来的毕业证书、个人简介等资料。我简单看了一下,抬起头盯着她。她虽说个子不高却挺漂亮。难道海州学院的女生大部分都漂亮?以前怎么没注意?我沉默着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后,故作镇定地说:
哦,你的大致情况我知道了,不过,我的上边还有总经理,等她出差回来,我把你的情况给她汇报后,再研究决定吧。她的办公室隔壁,1920。
她说:
成总,其实我三年前就认识您了!
看着鄙大官人不解的目光,她清了清嗓子道:
那年,林标社长请你到咱们学院作诗歌创作讲座,我就在台下。我还记得你们的寻总也到了现场听课,讲座快结束时,她还问了一个让你难堪的问题……

她的话让我想起那天情景:
寻梦的话我记得清清楚楚:你刚才接了个电话后,我们都感觉到你的情绪波动很大,请问,是因为爱情吗?
我无奈何地说了句当然后又故意莫名其妙地问:
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这个诗社的成员,甚至不是这个学院的学生。我越看你越像是位领导干部。不过本大诗人今天没准备讲官场之道。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说完我都感觉自己的嘴角想往上翅。本大诗人于是乎赶紧吸了口烟,乘人不备地用右手拇指将嘴角压回到正确的位置而后一脸严肃地望着自己的上司洗耳恭听状接收她的指示。
她说:我是哪个单位的并不重要,我也没兴趣听官场之道。重要的是我也听诗,重要的是我的问题。
学生们来了情绪:我们想听!
我点上了一支烟后对台下的眼睛们说:
这位漂亮的女生的问题提得好!而且我感觉与今天的讲座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关系。既然在座的同学们想知道,那我也就毫不客气地说几诗话,就算我的回答:

      当爱远渡重洋走远到情感莫及回首的国度
      我望着蓝色-----那漂摇思念的海洋的颜色!
  
      我悄悄地扪心自问:你的爱还在吗?
      仍然跳动的心脏说:请感觉爱情的流速!
      于是我感觉到了砰砰作响的声音
      那声音让我血红的爱情在我的血管里汹涌!
   
噢!看那一叶帆!
你在那蓝色的梦中寻找爱吗?
在蓝色的透明里突上突下的你的冲浪哟!
……
成经理,你怎么了?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没什么。
她站起来道:
成总,我晚上能否请你到学院餐巴叙叙旧?
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没好意思拒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 京ICP备2021037395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3607号

主办:文朋诗友(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bjwpsy@163.com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